闪文书库 - 历史军事 - 明末最强钉子户在线阅读 - 第403章 援兵遇伏

第403章 援兵遇伏

        宛如惊雷一般,行辕当中所有人“轰”的一下炸了开来。

        高第愣神许久,眼睛才眨了起来:“你说什么,袁崇焕战死了?”

        他猛然喝道:“你从哪来听来的,这是真是假?”

        那夜不收立即道:“大人,这是小的在义县周边哨探,碰到了正在突围的温越等部,是温越军中的夜不收与我等说的。”

        “是这样么?”

        高第喃喃自语,神情中还是有些不信这事实。

        这时,江朝栋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消息的?”

        夜不收回答道:“是两日前。”

        江朝栋瞬间脸色煞白,着急道:“大人大事不好,我们快点撤吧,温越等人突围撤走后,建虏极有可能会朝我军发动进攻……”

        江朝栋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外面又冲进来几个浑身是血的夜不收,一连串地惊呼道:“经略大人,有数万贼虏正朝大兴堡而来,速度极快,今日就会到达!”

        “什么?!”

        高第的脸色又白了数分。

        江朝栋震惊道:“贼虏居然来得这么快?”

        他又转身朝高第道:“经略大人,贼虏来得太快了,我们不能撤退了,现当严守营寨,抵御建虏为上!”

        然而,高第已经被建虏给吓破胆了。

        当初坚固的锦州城,他都感觉不安全要逃跑,更何况这小小的大兴堡。

        高第听都没有听江朝栋的建议,直接高呼道:“走,我们快走!”

        他催促大军赶快撤退,江朝栋在旁完全劝说不得。

        很快,高第一马当先领着军士逃窜。

        数万援兵发匆忙跟着,仓皇逃跑。

        ******

        天启六年,三月二十六日。

        温越等人抵达了幽阳驿,出乎意料是,他们的突围路上并没有遇到太多的阻拦。

        一路上除了最开始有些许后金哨探跟着外,等到了牵马岭驿后,就没有看见后金哨探了。

        而南下到了幽阳驿后,就算是已经离开了后金军的威胁。

        众人安全了,劫后余生的喜悦出现在每个人的脸上。

        “五万援兵遇伏,全军覆没?”

        太阳落山前,扎营寨的时候。

        温越,满桂,马世龙等人便接到了这个消息。

        消息是青牙军夜不收传来。

        熊一扬禀告道:“是的,诸位将军,这是我军中夜不收传来的消息。

        “代善、皇太极等贼虏,在我等突围后,便点起兵马南下大兴堡。

        “高经略得到消息后,惊恐之下,仓皇逃窜,随即遭遇后金军的伏击,全军溃逃,死亡无数,高经略下落不明。”

        马世龙摇摇头道:“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好,若是高第能早些支援我们,现在溃逃的只有建虏,而不会是他们。”

        “哼!”

        满桂冷哼一声:“让这高第不支援我等,现在倒好,倒霉了吧!”

        有其他将领叹息一声:“可惜这五万援兵折损,我大明国事又要糜烂,不是该高兴的事情啊。”

        温越目光冰冷,没说什么。

        这高第真是酒囊饭袋,义县一战本可以彻底解决接下来十几年的建虏之祸。

        高第拥兵不救,不仅导致青牙军等其他辽东军队大损,现在他还折损掉了五万大军,这下子元气又不知要伤了多少。

        而朝廷竟然派援兵后,还让高第为主将,也是昏庸。

        温越心中对大明朝廷那最后一丝希望,经过这些日子的战斗后,终于是消磨殆尽了。

        也罢,这乱世到来,还是保全自身为上,这义县之战算是自己最后替明国的效命了。

        满桂道:“管他们干嘛,我等可惜我等自身都是难保,还是想想接下来该往何处去。”

        温越道:“按照之前的提议,我等有两个去处,一是去东海堡,沿海撤回山海关外,昨日,我军已经和毛文龙所部联系上,其有不少大船可以运兵。

        “二是继续南下,去十三驿,寻捷径绕过锦州城,前往宁远,宁远城有袁都督留下来的近万大军,足以挡住建虏。”

        闻言,众人商议了一番,最后决定继续南下,寻捷径绕过锦州城。

        现在建虏没有追的紧。

        去东海堡实在太远,不如直接南下宁远城,时间上还能节省不少。

        众人虽是这样说。

        但温越看得出来,满桂马世龙等人都在觊觎宁远城中的那近万精锐的明军人马——袁崇焕没了,那近万人马可是好一股力量。

        ******

        大兴堡的东边旷野上。

        到处是雪花飞溅,大片大片的明军到处乱窜,慌不择路,兵器盔甲丢了一路,只为着自己能够逃跑的更快一些。

        在他们的身后,有着披着各色盔甲的后金兵在不紧不慢的追逐着。

        见后金兵这般悠闲,似乎有余力的样子,逃窜的明军心中更慌乱,跑得更加快了。

        “哈哈哈,这般大捷,真是爽快,爽快!”

        “真没想到,这明国的五万援兵,竟然如此不堪一击!”

        后金大营中,几杆织金龙纛下,代善、皇太极、岳托等人哈哈大笑。

        他们本来想着攻坚五万明军的营地,至少要花费一些力量。

        可是没有想到,己方南下的消息刚刚传到大兴堡中,驻守在大兴堡内的明军就慌忙逃窜,还直接一头扎进了他们刚布置好的伏地中。

        这下子,己方不费一些力气,就轻易击溃五万明军,尽获得他们的辎重和粮草。

        又经过这战,本来低落的士气再次提升起来,许多后金军士恢复了对明军的轻视。

        这时,有后金哨探急忙赶来,带来了一个令所有人都震惊无比的消息。

        “袁崇焕死了?”

        代善等人愕然。

        哨探恭敬跪在地上,说道:“是的,诸位爷,奴才奉命追击明军残部时,抓住了明军高第身边的一个亲卫,据他说,正是高第得知了袁崇焕死了,温越等人突围后,才惊慌失措想要逃跑,正好中了我大军埋伏。”

        皇太极道:“原来如此,我说这五万明军为什么要突然逃跑,原来是听到袁崇焕死了的消息,被吓住了。”

        莽尔古泰叫道:“唉,真是可惜,如果我等前些日子要是下定决心前去追击,未尝不可将温越等人给全数消灭。”

        他是气愤不已,当初温越等人突围的时候,他是主张追击的。

        代善摇头道:“过去事情就不要提了,当时我等也不知道袁崇焕已经死了,再说温越所部突围时候,阵型密集不乱,继续攻击也会让我等损失不少。”

        这时,杜度兴奋道:“诸位旗主,贝勒爷,现在是个好机会啊,这明国五万大军损失殆尽,伤亡惨重,明国的防守力量必然空虚,正是我等南下劫掠的时候啊!”

        杜度的镶白旗损失的不少,这明国损失了五万大军,防御必然空虚,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故此他这么着急兴奋。

        岳托摇头道:“你是说继续南下劫掠,这并不可,我等虽然歼灭了五万明军,又将温越等部打残,可宁远城还有许多兵力,更别说后面青牙堡、山海关等地,还有许多明军驻守。”

        听此,杜度还没说话,那蒙古旗主率先道:“嘿,镶红旗主,您这是想错了,这山海关这条道走不了,可以从我蒙古境内南侵啊,明国关内损失了五万兵马,其余地方绝对空虚的很,正是个好劫掠的机会。”

        “说得不错。”

        代善赞叹道:“趁明国朝廷没有反应过来,这是个劫掠的好机会,再拖下去,等明国朝廷反应过来了,又说不得要多费多少波折。”

        当即,后金各旗主商议起,该从哪个关口南侵。

        ******

        时间又过了一日。

        二十七日,傍晚。

        温越等部已经到了十三山驿,在西边一处平地安营扎寨。

        温越、满桂、马世龙等将领,聚在一起又商议了一下军事。

        众人都比较乐观,照众人现在的速度下去,明日便可绕过锦州,再过个两三日的时间就可以到达宁远城了。

        而从夜不收带来的消息,身后一直都没有建虏的踪迹,看来建虏是真的不打算来追了。

        众人又是心安不少。

        多日的行军,大军都非常疲惫,满桂和马世龙也是如此,稍微说了一些事情后,便匆匆告辞,下去休息了。

        温越也有些疲惫,回到青牙军中,立即有亲卫端来洗脚热水。

        他正要脱鞋,洗漱准备休息时。

        忽然,外面传来一阵阵的喧哗。

        温越便领兵出去去看,只见大营外有不少神情慌张的明军军士。

        一问得知,居然是负责支援的援兵。

        也不知道他们经过了多少磨难,逃跑了几日,竟然一头撞上了青牙军等部。

        他们个个累的无力,被寒冷的天气冻得手脚发紫,脸色发白,没有一点血色。

        此时,这群溃兵正纷纷跪在地上哀求,想进大营中休息。

        这当然是不许的。

        且不是,夜晚到来,大军已经扎下营寨,己方都不准有军士在大营内闲逛,更何况准许其他人进来。

        再说了,青牙军等部,早就对这些支援的明军恨之入骨,若不是他们迟迟不来救援,怎么会损失那么多兄弟。

        温越下令,丢一些米粮出去,但是只要是敢靠近大营的溃兵,全部用火铳驱赶,将他们吓的恐慌惊叫逃跑。

        眼见青牙军等部,冷血无情,杀了好些个擅自靠近大营的同伴,其他溃兵不敢再闹了。

        温越洗漱一番,在营帐中沉沉睡去。

        但是在天亮的时候,温越被熊一扬的消息惊醒,再无半点睡意。

        “你是说,你寻到了高第的下落?”

        温越目光一冷。

        熊一扬恭敬道:“没错,大人,是军中的田呙几个兄弟,在西南边的磨水坊地带,寻到了高第等人,高第身旁只有几个亲卫,再无他人。”

        “很好!”

        温越起身,在大帐内走了几步。

        然后看向熊一扬,微笑道:“熊一扬,我要你和本官去干一件事情,你敢还是不敢?”

        熊一扬心里已经猜到了是什么事情。

        听温越这么问,他丝毫不见犹豫,立即跪在地上道:“大人尽管吩咐!”

        温越将熊一扬扶起来,道:“好,此事过后,夜不收日后比当会增添人数为上千人,你日后就是夜不收的千总了!”

        熊一扬脸上露出大喜:“多谢大人,小的原为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嗯,很好,现在你先去袁都督的亲卫那里,取他的大刀过来,说是本官要用。”

        ******

        很快,数十骑精锐的夜不收从青牙军大营中奔出。

        离开大营之后,一行人,直接往西南方向的磨水坊过去。

        等到太阳微升的时候。

        一行人已经赶了十几里地,来到了一个破磨坊旁边。

        有几个青牙军的夜不收正在磨坊外,探头探脑,正是孤狼、猪皮等人。

        看到温越等人奔来,他们赶忙迎了过来。

        温越下马,沉声道:“人在哪?”

        “禀告大人,就在里面。”

        “好。”

        温越点点头,大步往磨坊内走去。

        熊一扬则低声对其他人道:“守住四面。”

        随即,他领着几个人跟在温越的身后。

        磨坊早已破败,除了一些磨盘石具外,就剩了一些潮湿的干草。

        温越走进大门,就看见高第在原地着急地打转。

        高第神情憔悴,脸上手上全是冻坏了的紫色,身上只披着一身单薄的棉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高第转头看去,见是温越,脸上立即露出欢喜之色。

        “温指挥使,你终于是来了,本官等着你好苦啊。”

        温越微微一笑,朝高第行礼:“温越见过经略大人。”

        “快快请起。”

        高第急忙让温越起身,又赶忙问道:“温指挥使,可有吃的吗?本官快饿死了。”

        温越看了熊一扬一眼。

        熊一扬会意,立即拿出了粗粮和水袋,递给高第等人。

        高第立即和几个亲卫不顾形象的吃了起来。

        从昨日上午,他们携带的粮食饮水便就已经耗尽,又害怕后面后金兵追的紧,不敢停下来寻找食物,又跑了一天。

        直到夜晚的时候,遇到了孤狼、猪皮等夜不收。

        但孤狼等人携带的食物有限,根本不够吃的。

        若是温越等人他们来的再晚一些,高第等人怕是要饿的眼睛发绿,去啃食旁边的干草了。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