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军事 - 李辰安宁楚楚在线阅读 - 第九百八十四章 红

第九百八十四章 红

        那红衣大法师停下了脚步。

        站在了追命二人身前五步距离。

        他的模样已清晰可见。

        他有些胖。

        胖的人通常不太显老。

        他是个和尚,没有头发,便没有白发。

        就算是他握着锡杖的那只手,也并没有如别的老人的手的那种枯槁。

        只是他的眉毛有些长,那些长眉都是白色的,这似乎才是岁月留在他身上的痕迹。

        这似乎也是他是一个老人的唯一的证据。

        许是这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也或许是肚中佛法高深的缘由,他整个人给追命的第一个感觉就不像是个坏人!

        甚至因为他的到来,他身上的这一抹在满眼黄色中极为亮眼的红,还让追命有了一种温暖的错觉。

        但追命依旧握着剑柄。

        双眼依旧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赵晗月似乎与这个老和尚认识。

        他忽的抬起了一只手竖在了胸前,向赵晗月躬身一礼:

        “阿弥陀佛!”

        “老衲见过公主殿下!”

        赵晗月沉默,只是脸上的寒意越来越重。

        直到这老和尚直起了腰,她才问了一句:

        “向来不问世事的寂寞大和尚……看来这一次你是要破戒了?”

        寂寞大和尚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贫僧宁愿一辈子都在佛前点灯。”

        “就像过往的那数十年一样,就像殿下在六岁时候随皇上前来慈恩寺许愿上香的时候那般。”

        “贫僧侍奉在佛前,不诵读经文,只欢喜的替所有施主在佛前点灯。”

        赵晗月忽的呲笑了一声。

        “本宫也记得那个有趣的与世无争的和尚。”

        “不过……那时候的国教是西林禅院,护国大法师是九灯和尚。”

        “那年本宫六岁,亦是这样的深秋,本宫随父皇去慈恩寺,你在慈恩寺点灯……你是西林禅院的僧人!”

        “我若是没有记错,你本应该是国师九灯大和尚的师弟!”

        “西林禅院在两年前被东林禅院所灭,听说最大的原因便是九灯大和尚与吴洗尘一战负伤,如此方被东林禅院乘虚而入!”

        “听机枢房说西林禅院死了不少和尚……”

        赵晗月抬眼,眼神颇为不屑的看着寂寞大和尚:

        “那时你已经是西林禅院的红衣大法师了,西林禅院被灭,你非但没有为主持方丈报仇,你反而还投靠了东林禅院的寂觉大和尚!”

        “本宫其实也一直想问你一句。”

        寂寞和尚又竖起了单手:“殿下请问!”

        赵晗月杏眼一寒,从嘴里吐出了几个冰冷的字:

        “你心安否?”

        一旁的追命在听着,倒不是对这些往事的好奇,他仅仅是想要找到一个最好的出剑的机会!

        对方是半步大宗师!

        他是一境下阶!

        似乎相去不远,但实则却如隔着一道鸿沟一般。

        比如现在。

        那老和尚明明在和晗月公主说话,他明明没有看自己一眼,但偏偏给追命的感觉却是他一直在看着他!

        就像他多了一双眼睛。

        追命相信只要自己出剑,迎接自己的就是死亡!

        他并没有因此放弃。

        他只能等!

        他相信任何人都会有松懈的时候。

        他需要那样的一个机会,哪怕是眨眼之间。

        因为他的剑很快!

        他的剑能追命!

        他现在希望晗月公主能够与那寂寞和尚多说说话,最好是说点能让那老和尚的内心起了波澜的话。

        追命不信佛,也不信神。

        他小时候求过佛更拜了许多的神,但佛没有回应过他半句。

        神也没有看他一眼。

        刀疤脸大叔也不信,甚至他还很瞧不起神佛。

        他说世间若真有神佛,百姓何来如此多的苦难?

        既然神佛庇佑不了天下百姓,那拜他们又有何用?

        不如信自己手里的剑!

        追命信自己手里的剑。

        他也信对面的这个老和尚会有内心起了波澜的时候。

        他是和尚!

        不是古井不波的佛!

        和尚是人,佛……

        佛是木雕泥塑的没有生命的冰冷之物!

        “你心安否?”

        若是他的心不安,在此刻定会露出破绽!

        追命的握着剑柄的手微微一紧,他不会放过这最好的机会!

        可是,

        他依旧未能出剑!

        因为寂寞和尚的心,似乎没有不安!

        他那张胖乎乎的脸上还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

        “贫僧法号寂寞。”

        “师兄当年授我戒书的时候给我取的这个法号。”

        “师兄传我武艺教我佛法,他对贫僧之恩德……在贫僧的心里,比佛还要重!”

        “他与吴洗尘一战,贫僧目睹了整个过程。”

        “虽说他胜了吴洗尘半招,取了吴洗尘性命,但他也中了吴洗尘一剑……确实受了重伤。”

        “东林禅院意图对西林禅院不利,师兄其实早已知晓,毕竟师兄才是护国大法师。”

        “但师兄依旧与吴洗尘一战……他说,那是约定,吴洗尘既然如约而至,那便不能毁约。”

        “在师兄受伤之后,他吩咐我做了一件事。”

        晗月公主眉间一蹙:“什么事?”

        “保护不念师侄去吴国送吴洗尘骨灰回家!”

        “……你的意思是,东林禅院围攻西林禅院的时候,你并不在慈恩寺里?”

        寂寞和尚微微颔首:

        “贫僧一路暗中保护着不念师侄,直到送他去了宁国的积善庙。”

        “贫僧并不知道西林禅院会出事,贫僧在积善庙现了身,因为贫僧在那庙里遇见了一个人!”

        “什么人?”

        “故人!”

        “贫僧未曾料到会在那地方遇见了故人!他是……寂灭师兄!”

        赵晗月一惊:“不是听说他早已圆寂了么?”

        寂寞和尚摇了摇头:“原本贫僧也是这么认为的,在积善庙见到他时贫僧因太过惊讶这才不由自主的现了身,去了那庙前。”

        “我们在积善庙的桃林里坐聊了三天三夜。”

        “等贫僧回到慈恩寺的时候……”

        “阿弥陀佛!”

        寂寞和尚一声叹息,

        就在这一声叹息之中,追命敏锐的捕捉到了他内心的那一丝波澜!

        这便是追命一直在等的最好的机会!

        他相信自己这一剑就算不能取了寂寞和尚的性命,也定能给他造成一些伤害!

        这便是先机!

        一步快,步步快,就算自己死,若能够将这老秃驴拼个重伤,让晗月公主能够活下去,那么自己的使命也算是完成了。

        一道银色的寒光突然闪过。

        划破了这空寂原野上的寂寞的秋。

        就在一片单调的黄色中,有一抹红飞了起来。

        明明没有风。

        那抹红却像一只红色的蝴蝶在风中翩翩。

        赵晗月豁然瞪大了眼睛!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