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网游竞技 - 替嫁新妻:裴少,今天离婚吗在线阅读 - 第1章

第1章

        第1章

        裴家别墅。

        四处张灯结彩,却没什么宾客,只有裴家一些直系亲属坐在两边。

        正中间,程溪正在和一只鸡拜堂。

        至于为什么是鸡。

        很简单,因为新郎官裴晏舟在前段时间遭遇车祸,医生说已经回天无力了,让家属把裴少带回去准备后事。

        可裴少是裴家人的心头肉啊。

        裴母不甘心,请了港城一位算命的,算命的说裴少唯一生还的机会就是冲喜。

        裴少和程家的程玥自小便订了婚。

        一听说要冲喜,立刻二话不说就要迎娶程玥进门。

        可是程玥不愿意啊,还立刻背着家里人跟一个二婚的男人扯了结婚证,差点把程父给气死。

        为了避免得罪裴家,于是程溪这个程家继女就被赶着上架了。

        也幸好订婚的时间有十多年了,裴家人都忘了程家的女儿具体叫什么名字了。

        不过她不是被逼的,没人拿谁谁威胁她,她纯粹是自愿。

        这么好的婚事为什么不愿意替嫁啊。

        人家裴父说了,感念这份恩情,不管冲喜如何,嫁过来给两亿的聘礼。

        多好的事啊,不用陪吃陪喝陪睡觉,裴少两脚一蹬,她拿着这两亿在苏城买套房买辆车,等年纪大点,孤独寂寞了,想养小鲜肉就养小鲜肉。

        至于裴少会冲喜活过来?

        这根本不可能的事。

        程溪不信算命的。

        医生都说救不活了,她都不信自己能这么旺夫,能把进了阎王殿的人都能旺回阳间。

        拜堂结束。

        裴母含泪深深的看着程溪,“阿舟在楼上,你就上去陪他吧,有什么需要,尽管跟保姆说。”

        “好的。”

        程溪乖巧的应着。

        她本来就长着一张鹅蛋脸,脸上还有点肉肉,给人一种单纯甜美、善良可爱的感觉。

        一名亲戚说:“这小脸一看就旺夫,说不定阿舟真的能醒过来。”

        “可不是。”众亲戚附和。

        程溪:“......”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小脸还能让人起死回生的功效。

        程溪认命的往楼上走。

        第一间房就是那位裴少的房间。

        程溪走进去后,床上躺着一个年轻男人。

        男人脸色很白,白的就像死人一样。

        程溪差点就双手合拢直呼阿弥陀佛了,不过鼓起勇气眯起眼睛再看第二眼,男人虽然眼睛闭着,但是不难看出五官英俊,剑眉挺鼻,脸部线条干净利落,是那种很帅气的模样。

        “不当明星可惜了。”

        程溪嘀咕了句,凑近他,探了探裴晏舟的鼻息:“很淡了啊,是不是死了。”

        她突然心里有点打鼓。

        凑近他,掀了掀他的眼皮。

        咦!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好像看到眼珠子动了动。

        程溪疑惑的看向另一只眼。

        然后发现,那只眼睛竟然睁开了,黑白分明的眸森冷的看着她。

        “啊......”

        程溪吓得弹起来,结果没站稳,脚绊到后面的凳子,连人带椅摔倒在地上。

        “怎么了怎么了?”

        保姆听到动静,急急忙忙的跑进来。

        “天啊,少爷醒了。”保姆惊呼起来。

        “真的,晏舟醒了?”蒋母和蒋父一马当先的冲了进来。

        “晏舟,你真的醒了,徐大师厉害啊,太厉害了。”裴母激动的颤颤巍巍的抱住自己儿子。

        裴晏舟喉结艰难的动了动,人醒了,但是却没力气说话。

        “哭什么哭,赶紧送医院去。”裴父提醒。

        “对对,医生说如果醒了要赶紧送医院。”裴母赶紧放开儿子,“叫救护车,程溪,你也跟上,你那么旺夫,肯定能把我们晏舟旺的好起来。”

        程溪:“......”

        不是。

        她没这么旺夫吧。

        活了二十四年,程溪头一次知道自己有能让人起死回生的本事。

        可是这个打击让她有点怀疑人生。

        说好的双腿一翘她就成了寡妇的呢?

        她只想做一个快乐的寡妇啊。

        ......

        晚上十点。

        程溪穿着大红风褂,一脸迷茫的坐在抢救室外面椅子上。

        这时,抢救室的大门推开。

        医生摘下口罩说:“奇迹啊奇迹,病人原本是真的没有生的希望了,没想到......我头一回遇到这样的病人,你们放心,病人已经度过了最危险的时候,没有生命危险了。”

        “太好了。”

        裴母双手合十祈祷哭着:“老天爷开眼啊,谢谢徐大师,溪溪啊,谢谢你,你是我儿子的救命恩人啊。”

        老太太说完紧紧的握着程溪的手。

        医生有点懵,谢了一圈都是谢一些莫名其妙的人:“那个......迷信这种东西是没有科学依据的,还是不要太相信了。”

        裴母冷哼:“我不谢大师,谢我媳妇旺夫,难道还要谢你们这群医生吗,你们当时都说我孙子没救了。”

        医生:“......”

        “算了,后期也要医生好好治疗,免得落下后遗症。”裴父赶紧拉开老伴。

        很快,裴晏舟被送去了病房。

        程溪被安排守在病房陪护,说是陪护,其实裴家也请了两个看护,程溪在那完全是做做样子。

        她躺在床上琢磨以后该如何是好时,电话突然响了。

        看到来电,程溪赶紧拿着电话跑出去接了,“姐......”

        “程溪,听说你代替我嫁进了裴家,你疯了是不是,那位裴二少是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

        程玥的声音夹杂着愤怒和关心。

        按理说一般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人父母组合成了家庭,两姐妹感情是很难处好的。

        可是她跟程溪大概是年龄只差一岁,所以哪怕不是亲姐妹,但是每天住在一个屋檐下,一块上学、放学,感情一直都很好。

        “没有,裴家说给两个亿的聘礼。”程溪怕她胡思乱想,打断她,“我这不想着嫁过来等裴晏舟一死,我拿了钱就自由了吗。”

        “......”程玥咬牙切齿,“那现在呢,裴晏舟如何了?”

        提起这件事,程溪就一肚子郁闷,“被我冲喜冲醒了。”

        程玥:“......”

        程溪叹气,“你别管我了,倒是你,你说你条件那么好,又年轻漂亮,犯得着嫁给韩副教授那么一个二婚的老男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