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军事 - 玩转大明帝国在线阅读 - 第四百三十六章狗咬的

第四百三十六章狗咬的

        首先王不死介绍一下双方选手。

        甲方。

        姓名;王不死

        性别;男。

        年龄;十八九岁

        武力值;至今无败绩

        家庭背景;中下贫农,现已脱贫,好友广泛。

        乙方。

        姓名;王继娴

        性别;女(很多时候也有男子汉做派)

        年龄;秘密(从相貌看应该与张静蕙差不多)

        武力值;深不可测,决斗的次数超过王不死吃饭的次数,实战经验丰富,功夫深不可测。

        家庭背景;官宦之家,无人敢惹。

        很明显两位参赛选手的技能相似,武力值相当,经验值女配强于男主,对于战斗胜负起着决定性作用的家庭背景一项,男主更是与对方相差甚远。很明显这次决斗存在很大的变数。

        作为主攻的一方,王继娴的目的很明确,只为了王不死的屁股,而作为守得一方目的也很清楚,保护自己的清白,为自己的媳妇守住观看自己屁股的第一次。

        杀手善攻,保镖善守,首先从目的上攻击的一方目的性就很强,动力十足。

        没有穿着很清凉的美女举牌子,也没有裁判,战斗毫无预料的展开。

        毕竟是高档酒馆,威士忌大酒馆的雅阁,空间很大,中间放着座椅,两侧还有沙发,墙壁上还挂着一台电视,估计也是为了有唱歌爱好的客人准备的,而墙角还有一张床,作用可想而知,毕竟有许多性子比较急的客人。

        中间的桌椅板凳已经在王继娴进门的那一刹那被毁的七七八八,看到战斗开始,钱很多兄妹很识时务的躲到了墙角,为两位留出来空间。

        媳妇是高手一直以来是钱很多的心病,从小就被打了无数次,夫纲难振,曾经自己也尝试着学习武艺,只是,好吧,那苦实在不是纨绔可以承受的,钱很多无奈放弃,大不了被媳妇打死,总好过累死,因此对于王继娴钱很多丝毫不担心,反而担心王不死会不会羞愧自杀。

        自家嫂嫂是高手,是钱更多与钱多多从小就听说的,但是还没有真正的看到过实战,看到嫂子动作,两位竟然心中还有一点小兴奋。

        “嫂嫂加油,看到不死哥哥屁屁的重任就全靠你了”。看屁股,钱多多也是心中难耐。

        当然了,钱更多也是幸灾乐祸,自己的屁股遭受到了令人启齿的羞辱,虽然对嫂嫂看人家的屁股行为感到羞耻,但是脱光了欣赏一番也是可以的。大不了回去好好洗洗眼。

        善良的人喜欢祈祷世界和平,邪恶的人希望世界上的人死的只剩自己。

        无彩排无剧本的比武正在进行中。

        天将铲隋乱,帝遣六龙来。

        森然风云姿,飒爽毛骨开。

        飙驰不及视,山川俨莫回。

        长鸣视八表,扰扰万驽骀。

        秦王龙凤姿,鲁鸟不足摧。

        腰间大白羽,中物如风雷。

        区区数竖子,搏取若提孩。

        手持扫天帚,六合如尘埃。

        艰难济大业,一一非常才。

        维时六骥足,绩与英术陪。

        功成锵八鸾,玉辂行天街。

        荒凉昭陵阙,古石埋苍苔。

        黑虎掏心,王继娴一拳打向王不死的胸口。

        娘们唧唧的,能有多大的力气,揍了钱很多那么久钱大少爷都没有吐血,因此王不死选择同归于尽两败俱伤的打法,右手击出,同样的招式,同样的方位。

        虽然对于武功不是很清楚,可是挨打次数多了,自然也就多少懂一点,见过猪跑,也能想象出猪头是什么味道的,钱很多急忙大喊“不死兄弟,男女授受不亲,换个地方”。

        那地方只属于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其他人可碰不得。

        钱很多的提醒让王不死瞬间一愣,好吧,还有观摩的人在呢,就不要耍流氓了。

        于是王不死把拳头向下移了移。

        胸口不行,肚子总行吧。

        “钱大哥放心,我打肚子”。

        “肚子也不行,那是我孩子以后的家”。

        额,王不死的脸色很黑“大哥那我打哪里”?

        钱很多也很为难,“要不,你打空气”。

        “额,大哥你在逗我玩呢”。

        “不死兄弟,好男不给女斗,吃亏是福啊”。

        一道凌厉的目光转向钱很多。“你闭嘴,滚一边去”。

        好吧,听媳妇的话能长寿,发财。

        打空气是不可能的,虽然不是生死之战,但为了自己的清白,王不死还是要反抗的。

        身体一扭,险而又险的躲过王继娴的黑虎掏心。

        然后王继娴的反应也很快,一击落空,胳膊横摆,击向王不死的右肋。另一只手击向王不死的脸。

        王不死一手挡住,身体后退,王继娴上前一步跟上,右脚踢出,目的地也很明确,男人最脆弱的地方。

        没想到暴力女还是个女流氓,王不死急忙躲闪,自己家还有几位妻子呢,幸福全靠它了。

        你来我往,你追我躲,一场不是很精彩血腥的战斗继续进行着,三位看客看的也是很兴奋。

        男女对决,首先女子就有体力上的缺陷,然而在王继娴身上没有发现,王继娴就像是装了永动机的马达,有使不完的力气,攻击也丝毫没有减弱。

        王不死也算是高手,可是毕竟实战经验差了许多,人生没有几次真正的生死之交,与冷冰冰的算一次,与大明一点绿的两次也算是,其他的也就没有了。而王继娴与之交手的可都是大明帝国上过战场的老兵,都是见过血杀过无数人的人,虽然老不死也是尸山血海里爬出来的,毕竟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何况还是一窝的臭皮匠。因此很快,王不死就露出了败迹,防守的也不在得心应手。

        终于王继娴抓住机会,一脚提到王不死的屁股,王不死一个踉跄,差一点跌倒。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满是怨怒的看向钱很多“钱大哥,你媳妇打我屁股”。

        钱很多今天的尴尬癌估计已经到了晚期,满是无语的看着王不死,苦笑道“那啥,屁股肉多,不疼”。

        “额,好吧,果然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啊,不,把爹也忘了”。

        “哼哼,你是逃不出我的五指山的,还是乖乖的从了我,否则有你好看”。占了便宜,很明显王继娴脸色挂上了笑荣。

        王继娴是美女,这是无需质疑的,她的美不像是张静君那种惊艳的美,而是那种另类的美,健康阳光运动的美,她的性格大大咧咧,仿佛什么事情都无法影响她的感情与心情,我就是我,独来独行的我,父母双亲的早逝,缺少爱的关怀,却也没有让王继娴走向纨绔古惑女的方向。唯一的缺点也就有点大小姐的蛮横脾气。

        “大嫂,美女,我求你了行吗,屁股咱不看成不,我的屁股不好看,毛孔粗大有黑头”,王不死开始求饶,面对这么坚持的女子,王不死也没办法。大家也算是朋友,王不死也不想把关系闹僵。

        “今天我必须看,我有我坚持的理由”

        “找个没人的地方成不”。王不死只能做出退让。

        “哪有那么麻烦,我不是耍流氓,你们几个也来帮忙”,实力相当,想要快速的制服王不死,王继娴只能请外援了。

        “好嘞嫂嫂,我帮你按住手脚”,小姑娘很激动,青春叛逆期的孩子,也会对男人的身体有兴趣。

        钱很多心中不愿意,但也只能是从了媳妇,自己认识了二十多年的媳妇,平时虽然有点无厘头,可是也没有不着调到这么多人在场去看一个男人屁股的程度,隐隐约约钱很多觉得里面肯定有内情。

        钱更多,好吧,自己的屁股王不死也看过,自己理应看回来才是。

        王不死是高手,然而双拳难敌四手,好汉也架不住人多啊,何况还是美女帅哥的围追堵截,而且大美女的武力值不比自己差。

        终于王不死被制服    ,而且还是极具羞辱性的姿势,双手被钱很多拉住,双脚被钱更多按住,而小姑娘钱多多也没闲着,坐在了王不死的背上,感受到了钱多多屁屁传来的温热感,王不死丝毫没有感受到幸福。

        “嫂子快点脱,”钱多多兴奋道。

        额。好吧,大家都很急切。

        终于王继娴伸出了纤纤玉手,一点点的靠近王不死。然后掀开了王不死的衣服。

        扯下了王不死的裤子。

        说是看屁屁,其实裤子被拖下来的只不过寸许,也就是大夫打针时的方位。毕竟男主也要脸,被人扒光也是很丢人的。

        看到王不死屁股上一道伤疤,随着年纪的增长以及消失,但仔细看还是可以看得出。

        人生有许多无奈,和自己无法反抗的事情,例如苦命的活着,王不死的上半生也算是一帆风顺,虽然吃了许多苦就是没吃多少饭,但山上的生活总是无忧无虑的,少了县城里的纷纷扰扰,与老不死二人就是温馨的一家人,乐大于苦。

        离开五户村虽然吃了一点苦,但苦尽甘来,王不死也拥有了一切,事业,家庭,如果换成上辈子王不死可以光荣的退休养老。当然了男主不可能平庸。生活总是会给他一些这样那样的体验,被扒掉裤子又何尝不是人生的一道坎,在你脱掉别人裤子的时候你何曾想过你也会有被他人脱掉裤子的一天,而且还是自己不愿意的情况,一啄一饮,有因有果。屈辱的泪水没有产生,大不了问他们要钱。

        “嫂子,再往下一点啊,我什么都没看到”。很明显钱多多不满足于此。

        没有理睬钱多多,看到疤痕,王继娴很是激动,剧烈呼吸的起伏大家看到清清楚楚,眼中的泪水一滴滴的滑落,推开王不死身上的几人。

        紧紧的抱着王不死,王继娴热泪纵横,“王不死,我就知道是你,你让我找的好苦啊”。

        一位年轻的女子为了一个誓言等候一生,从青春年少到满头白发,这是多么令人感动而又狗血的画面。

        看到激动如此的王继娴,三位看客也是满脑袋的雾水,难道王继娴与王不死以前就认识,而且还发生过什么。貌似不清不楚。

        脸色最难看的当属钱很多了,作为王继娴的正牌男友,自己的未来媳妇抱着别的男人,而且还是以这种令人遐想的姿势。这让自己的脸往哪搁。

        忘记说明了,王不死还趴在地上,王继娴就这样趴了上去,姿势自己脑补。估计成年人都能想到,当然不排除早熟的未成年人。

        感受到自己的衣服被撩起,正准备豁出一切,用自己完美的屁屁让他们无地自容,结果就没有下文了,屁股上也没有传来凉意,裤子也没有被扒下来。接着就是钱大嫂的哭泣,已经身上王继娴的挤压。

        好吧,很幸福,但也憋的难受。

        没时间理会王继娴令人迷糊的话,王不死努力的坐起来,看向王继娴,“大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王不死可以肯定自己的记忆中没有王继娴的模样,毕竟是美女,王不死有信心见过一面就可以刻在脑海里。

        “不,我不会认错人的,你就是王不死。”,王继娴很激动,满脸的幸福,比考公务员考了第一还高兴“我是你的姑姑啊”

        “额,好吧,突然多出了姑姑,我是王不死,可不是你找的王不死,天底下叫王不死的,好吧,不多,但应该也是有的”。王不死无奈解释“大姐,你真的认错人了,我娘早死了,我爹也不知道去哪,我怎么会有姑姑,而且你年纪也不大,计划生育同意你的出生嘛”

        “不,    你就是我找的王不死,有伤疤为证”,不理会王不死的解释,指着王不死的屁股,王继娴肯定道。

        “找人不都是靠玉佩靠首饰嘛,你一半我一半,你一件我一件,你怎么看伤疤,难道你看的电视剧是盗版的”,王不死无心吐槽,看向王继娴,希望给个解释。

        “王不死,你知道你屁股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吗”

        “你咬的”?

        “不,狗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