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军事 - 挽明从海岛开始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点兵出征

第二十三章 点兵出征

        听完郑袭的分析,张煌言也觉得不无道理,再看着郑袭脸上坚毅的表情,张煌言和陈永华便批准了这个计划,道:“好,我们给你配足战船和人手,望五公子可以旗开得胜,为大明再立大功。”

        郑袭向众人抱了一拳,慨然道:“末将领命!”

        事不宜迟,辞别了陈永华和张煌言之后,郑袭准备了一番就带着自己的一千多士兵出发了。

        郑家是以海军起家的,因此最不缺的就是战船,此时郑家的造船技术还没有脱离这个时代,主要是以明朝的技术为主。

        郑袭的座船是一艘福船,福船最大的特点就是高大入城,火力凶猛,配有大发贡1门,放在船头当主炮用,大佛郎机6座,分布在船体的两侧,碗口铳3个、喷筒60个,以及鸟铳10杆,弓箭、火药、勾镰等若干。

        船上配备军官65人,每10人编为一甲,设甲长1人,其中,甲长专门负责大佛郎机炮。

        此次出兵,郑袭一共带了十艘福船。

        福船虽然高大坚固,但是也不是没有缺点,它最大的缺点就是笨重,缺乏灵活性。

        因此,在古代的水战中,还会为福船配备一个帮手,就是类似于快艇一类的东西。

        这个帮手在明朝后期叫做蜈蚣船,是一种桨帆船,顾名思义就是既可以用桨,也可以用帆的船。

        蜈蚣船是明朝嘉靖年间,朝廷仿制葡萄牙的战船,算得上是最早的师夷长技以制夷。

        蜈蚣船之所以叫蜈蚣船,那就是因为它形似蜈蚣,一共有四十多个大桨,可以让二百人划船,若是全速前进起来,完全可以行驶如飞。

        而且,蜈蚣船的火力也很猛,船的两侧一共有三十四门大炮,一旦打起来,完全可以做到但如雨下,实在是海战之中,杀人劫财必备利器。

        蜈蚣船郑袭一共有20艘,而且水手也是雇满的,一共多达四千人。

        只不过,这四千人基本上没有什么战斗力,他们没有武器,也没有盔甲,工作只是划船,真要是打起来,基本上也就只能任人宰割。

        所以说,郑袭现在虽然名为千户,手里有一千一百名士兵,但是若是加上水手的话,那他现在就管着五千多人,比一个指挥使都要多。

        史料上记载郑芝龙拥兵二十多万,最后还是选择剃发降清,无一不对其口诛笔伐,骂他软骨头。

        可是,人们不知道的是,郑芝龙的手下基本上是海军,人员比例跟此时的郑袭差不多,水手估计占了至少百分之八十。

        剩下的能打仗的才有多少?

        他要是真有二十多万大军还用得着投降清朝?

        清军入关时举全国之力才凑了十四万人,这还包括投降过去的汉奸部队。

        李自成的主力也不过二十万,朱元璋北伐时也不过出兵二十万。

        郑芝龙要是真有二十万精兵,估计以他的野心,早就自己当皇帝了,还用得着投降清朝?

        此时,夜幕已深。

        南日岛内,武之信刚刚款待完清军的官员,并笑呵呵地将他们送出了屋外。

        武之信是海盗出身,之前还跟郑芝龙干过架,但是在民族大义面前不含糊,在接到清朝的劝降信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拒绝,但是因为自身实力不济,便只能暂时假装答应下来,并派人给攻打莆田的张煌言送信,请求他的支援。

        不得不说,这波操作绝对是老油子水平,既保存了实力,又保存了民族大义,还可以和张煌言派来的援军来一波里应外合,内外夹击满清军队,真可谓是一举三得。

        清朝的军官走后,武之信满面愁容地走进大堂内,轻轻地叹了口气。

        “父亲,何故愁眉苦脸?张阁部那边还没有回信吗?”

        说话的是他的大女儿武璟怡。武璟怡颇有智慧,人称女诸葛,所以有了什么事,武之信也愿意和她商量。

        武之信摇了摇头,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说道:“至今还没有消息。我听说他们正在攻打莆田,不知道是分不出兵力来,还是觉得我们南日岛不重要,不愿意支援我们?”

        事关身家性命,武璟怡也不由地担心了起来,道:“如果张阁部迟迟不来,父亲又一直不愿意剃发,那清军一定会生出怀疑,到时候,我们如何是好?”

        武之信仰天长叹,随后摆出一副孤勇的姿态,淡淡地说道:“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为父宁肯死也不愿意降清。

        璟怡,你带着妹妹先坐船走吧,带上些人和钱到南洋去,爹在那里还有几个朋友,他们会照顾你们的。”

        武璟怡摇了摇头,一脸坚定地拒绝道:“我不走,我和妹妹都已经商量好了,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跟爹在一起。

        更何况,爹在南洋的那些朋友多是酒肉朋友,就我和妹妹两人去了南洋,还不得被他们吃了?”

        武之信想想也对,他的朋友不是海盗就是走私商人,这样的人怎么能靠得住呢,自己的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若是落到了他们的手里,那还能落下好?

        可是,不走又能怎么样呢?如果张煌言不来支援他们,等到清军发现他诈降的意图,难道真的要全家战死吗?

        就在这时,门外的手下突然闯进来,对武之信喊道:“老船长,有动静了,港口那边打起来了,像是明军的援军来了。”

        “是吗?”武璟怡听到这话,心里不由地一阵高兴,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道:“爹,看来明军还真是言而有信,咱们现在应该赶紧出兵,跟他们里应外合,夹击鞑子。”

        “慢!”武之信是个老江湖,这年头,当海盗能当到他这个份上,什么没有见过?心眼儿早就涨了一万个了,忙制止住女儿,道:“你怎么知道这不是鞑子演的戏?

        老方,你跟我先带几个人去港口侦察一下,看看两边的虚实,如果被清军发现了,就说是来支援他们的。”

        武璟怡这才明白父亲为什么能在这么多的贼寇当中脱颖而出,一直混到现在,靠的就是谨慎这两个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