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军事 -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在线阅读 - 第73章草率了

第73章草率了

        “就是在两个月之后的团考核中,五班所有人的考核成绩,都要在优秀线以上!”徐震淡淡的说出了条件。

        “……”

        费图沉默了。

        就五班这几个家伙?优秀?

        特么及格都难啊。

        然而徐震并没有停下,仍在继续说着:“老马的体能还是可以的,毕竟是全团数一数二的优秀班长!”

        “但另外四个就不怎么样了!”

        徐震眯着眼睛眼睛,透过前方的窗户,看着院子里正在玩闹的老马等人,摇了摇头。

        “许三多有戏,但是另外三个……”费图挠了挠头。

        ‘许三多怎么了?’徐震疑惑的问道。

        “许三多可是个猛人啊!”费图下意识的感慨道。

        “猛人?”徐震脑子一懵,要知道,他在新兵连可是没少见到过许三多的表现,就那个木头疙瘩,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猛人啊。

        “?我说了什么?”费图回过神,眼睛眨了眨。

        徐震:“你说,许三多是个猛人!”

        “是我说的吗?”费图眼睛一转,装傻的问道。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徐震可不吃这一套,眉头一皱问道。

        “我能知道什么啊?我什么都不知道!”费图迅速的摇头。

        “不对,你肯定有秘密!”徐震不打算放过费图,他的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猫腻。

        “我真没有!”费图坚定的摇头。

        “我今年,要么留下,要么退伍!”徐震告诉了费图一个消息。

        “……”费图再次陷入了沉默,心里在暗骂自己,怎么就多了那么一句嘴呢?

        “不就是优秀吗?这事交给我了!”费图咬牙,风风火火的起身,直接跑出了宿舍。

        “?”

        什么情况?

        徐震迷糊的看着跑出宿舍的费图,难道说,他知道的东西,比让这个草原五班全体的体能,都在优秀线以上,还要重要?

        ……

        草原五班的院子里。

        老马三期士官、老魏一期士官、薛琳二年半、李梦二年半。

        这草原上的“四大天王”在近半个月,也是有模有样的进行了一些简单的训练,毕竟,连长张寒冰没事往这边跑,后面,更是把秦羽等人安排到了这里。

        但是,在费图将秦羽等人“惹”走了之后,这“四大天王”又恢复原样了。

        在院子里的小石桌上打着牌。

        “马班长!”费图走到几人身后叫到。

        正在打牌的老马一回头,一看是费图,乐了:“哎呦,费图,想来玩两把?”

        “马班长,现在是训练时间!”

        费图面无表情的提醒道。

        “训练?对啊,我们这不就在训练马?”还不等老马说话,旁边的李梦先是开了口。

        “我说的是军事训练!”费图看向李梦,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行了啊,费图,我们知道你是班长的心头肉,就算把排长他们弄走了,还把徐班长弄过来了,但是我们可跟你不一样啊!”看着牌面的老魏,头也不回的说道。

        “马班长!”费图看向老马。

        “你说!”老马想着老魏等人按了一下手,示意我来交流,想着费图说道。

        “二个月以内,五班的单兵考核标准,要在优秀线以上!”费图铿锵有力的说道。

        “哈哈哈哈~~~~”

        好像听到了笑话一般,老魏、薛琳、李梦出声笑了起来。

        “闭嘴!”老马呵斥道。

        虽然说几人都在混日子,但是老马还是有着威慑力的,一吼之下,老魏三人止住了笑意。

        老马看了看几人,然后,拉着费图走到了一边。

        “费图啊,咱们这的情况,你也知道,这地方,过的就是一个日子……”老马开始低声劝解着费图。

        “马班长!”费图打断了老马的话问道:“今年你也到了要么走留的期限了吧?”

        “没错!”老马先是楞了一下点头说道:“不只是我,老徐也是,七连的史今也是,我们都是同年兵!”

        “那您这样走,甘心马?”费图问出了一个尖锐的问题。

        “哎~”

        老马深深的叹了口气:“甘心又如何?不甘心又如何?现在已经是这个局面了!”

        看着老马一副认清现实的样子,费图想到了徐震:“你知道徐班长的故事吗?”

        “什么?”老马不解的问道。

        费图深呼吸一口气,缓缓的说道:“当初,因为当兵,徐班长错过了一个人……”

        可是还没说完,老马就打断了他:“这件事情我知道!”

        “那他到这里来,他可是真就什么都没有了!”费图认真的说道。

        听到费图这样说,老马直接炸毛了:“他什么都没有了?我呢?我有什么,他有难处?难道我没有?”

        “当年,我母亲的走的时候,正赶上我去执行演习任务,家里都没告诉我,等我休假回家的时候,才知道母亲走了,我连母亲的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甚至都没有能为她送行!”

        老马红着眼睛,瞪着费图,眼泪从眼角滑落,声音有些嘶哑的说道:“他徐震只是错过了一个人,我是没了母亲!”

        “……”

        尼玛!

        草率了!

        费图内心是崩溃的,他找错目标了。

        费图连忙认真的向着老马道歉:“马班长,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吸……呼……”老马深深的呼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悸动,摆了摆手说道:“没事!”

        “那,那您现在的军事素质?”费图有些弱弱的问道。

        “优秀线以上,还是不成问题的!”老马挥了挥手说道。

        “好,我明白了!”

        费图呲牙咧嘴,凶狠的目光定向了石桌处的老魏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