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历史军事 - 士兵突击之我不可能是兵王在线阅读 - 第53章王庆瑞讲课(求票!)

第53章王庆瑞讲课(求票!)

        “这里,要把多余的塞进去!”

        “这个扣,要在前面系上!”

        “一面受伤不要用燕尾式!”

        “……”

        伍六一不断的纠正着众人的错误之处。

        成才脑子绝对够用。

        整套下来,竟然只出了两个错误,费图很佩服。

        因为,他的记忆能力并不强。

        所以,在他操作的时候。

        “费哥,顶角要放到这里。”

        “费哥,在这里打结!”

        “费哥,这里要这样包!”

        “费哥……”

        成才的一声声费哥,让费图心里很不是滋味!

        但却没有其他的办法,谁让他不会呢?

        如此这般。

        临近分兵下连的日子不到一周了。

        之前近一个月的训练基本上都是巩固之前的训练内容。

        当然,体能训练也是每日必不可少的!

        经过三个月的训练。

        新兵们一个个都有了不同的精神状态。

        王庆瑞略显满意的点头。

        过几天就是新兵们的最终考核与分兵下连了,今天,他来到这里,是想给这些即将分到老连队的新兵们上一堂与众不同的课。

        “同志们,今天呢,就由我来给大家上一堂思想政治课。”王庆瑞很是严肃的对着下面的新兵们说到。

        “啪啪啪~~~”新兵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经过三个月的兵之初训练,你们的身上也开始具备了军人的基本素养……”

        “当兵的岁月,训练很累、日子很苦,我们每向前迈出一步都付出了艰辛的努力……”

        “过两天,你们将迎来在新兵连的最终考核,这次考核成绩,很重要,甚至会影响到你能分配到哪个连队!”

        “想想你你们三个月以来挥汗如雨,在训练场上摸爬滚打的日子,如果让你们去农场养猪,你们愿意吗!”

        王庆瑞开门见山的问道。

        “不愿意!”

        新兵们士气高昂的怒吼,声音经久不息。

        费图在新兵中张了张嘴,他很想说我愿意,要知道,养猪也是一个技术活啊!

        不过,他还是觉得这个场合说这话会被群殴,所以只能装作激动的样子无声的张嘴。

        毕竟,他现在可以说内定好了,去草原五班,还是不要节外生枝的好。

        王庆瑞看着新兵们满意的点头,然后继续讲话。

        “或许你们其中有同志觉得这样的生活很苦很累,相信我,坚持下去,你会发现以后的日子更苦更累。”

        “为什么?因为你还没有成为一名合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

        “哭?累?这都是老生常谈的话。”

        “正所谓,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今天我要和你们说一说、讲一讲长征精神,还有那些革命前辈的光荣事迹……”

        “你们可能会问:什么是长征精神?我们应该如何传承长征精神?我们要怎样发扬长征精神?”

        “有人说,长征精神就是坚持。这种观点其实没有错,但说的过于简单,长征精神可不止是单纯的坚持。”

        “大家可以想一想,红军从1934年10月10日离开江西瑞金开始进行战略转移,至1936年10月红军三大方面军在陕甘宁胜利会师。”

        “一路上,前面有国民党军队的阻截,后面还有国民党军队的追赶,天上有敌人的飞机,地上有敌人的大炮,再加上雪山草地等自然条件的险恶。”

        “共历时两年时间,长途行军二万五千里,这岂能只是‘坚持’所能概括的呢?”王庆瑞的声音飘渺无垠,虽然他没有经历过长征,可是他小时候却是身处战争的生活下,这一堂课,也勾起了他久远的回忆。

        “然而,长征又的确是靠着百折不挠、坚持到底的革命精神才取得的最后胜利,也可以说长征是中国革命者崇高精神的一次最完美的体现……”

        “……所以长征精神就是一种革命的大无畏精神,就是一种为了实现崇高理想而不怕牺牲,克服困难,顽强拼搏的精神。”

        王庆瑞的声音渐渐激昂了起来,虽已年迈,但心未老。

        新兵们努力的控制自己的情绪,不想去打扰到这个上了年纪却依然满腔热血的团长。

        “长征途中,一位仅仅13岁的女战士,爬雪山是每人发一个辣椒,怕冷的人就嚼一口。这位女战士怕辣,没带辣椒。刚爬到半山腰,虽然女战士又冷又累,但她还是坚持着,终于成功的翻越了一座又一座的雪山。一个年仅13岁的女孩,为什么会这样坚持?”

        “有一位普通的红军,过草地时,分到了四斤干粮,在行军过程中,他看到了饿慌了的母子三人,他瞒着队友,把自己的干粮袋给了他们,而他自己每天就靠野菜、凉水充饥,最终,因体力不支,就这样走了。他明明知道,在茫茫草地上,哪怕是一小袋粮食,都是救命的“宝贝”,意味着一个人的生命!但是,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还是毅然决然的,把自己的粮食给了别人。这又是什么让他放弃自己生还的希望?”

        “一位军需处长,在冰天雪地里冻死了,你们知道吗?当时的他倚靠光秃秃的树干坐着,一动不动,好似一尊塑像,身上落满了雪,无法辨认他的面目,但可以看出,他的神态十分镇定,十分安详:右手的中指和食指间还夹着半截纸卷的旱烟,火早已被雪打灭;左手微微向前伸着,好象在为战友指明前景的道路,单薄破旧的衣服紧紧地贴在他的身上。作为一个军需处长,他没有为自己准备御寒的棉衣,而是都分给了其他人,自己最后成了冰天雪地里的雕塑。而他又是为什么能有这样的精神?”

        “还有一位战士……”

        随着王庆瑞的诉说,在场的新兵们眼前似乎浮现出了长征的一切,那一个个故事沉入了脑海深处,开始生根发芽,一个个精神开始烙印在灵魂里,永不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