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网游竞技 - 被迫替嫁?庶女医术无双惊天下在线阅读 - 第268章 你女儿做的好事

第268章 你女儿做的好事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阿大的那双眸子带着水光,看起来有些可怜。

        一时让姜姒有些说不出话。

        姜姒缓了缓才道:“不是那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若是有好的去处,我自然也是不拦着你的。”

        阿大听到这话,眼皮耷拉低声回答道:“没有。”

        姜姒轻轻咳了两声:“我找你来是有事要问你。”

        “你在梁州的时候,可有听说过卫青这个人?”

        阿大抬头看了姜姒一眼,随后掩下眸中的情绪:“确实是听说过。”

        “在梁州,卫青有绝对的权利。”

        “他说只要在梁州,便要听他卫青的。”

        “其他地方他管不着,但是在梁州便是这规矩。”

        姜姒轻声问道:“你对卫青这个人有没有了解过,或者是他长相如何?”

        “还有,卫青是不是一直在梁州!”

        这最后一句才是重点。

        姜姒问完后便有些懊恼,阿大不过是个被买卖交易的奴隶,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情。

        她真的是有些太着急确认一些事情了。

        阿大敛下眸子低声道:“我见过一次卫青。”

        “不过却没有见过他真正的模样。”

        “他带着一张青面獠牙的鬼面具,从来不以真面目示人,我也是一次意外见到的。”

        “不过……”

        阿大停顿了片刻:“带着面具示人,就说明他长得肯定奇丑无比。”

        姜姒看着阿大一本正经说出这样的话,有些忍不住想笑。

        她连忙将微微上扬的唇角压了下去,轻咳两声缓解尴尬。

        突然姜姒捕捉到了重点,鬼面具?

        不知道为何,姜姒脑中浮现出宁州地下城所要佩戴的那面具了。

        她皱眉问道:“你还记得那面具具体是什么样吗?”

        阿大点了点头。

        姜姒接着问道:“你能画出来吗?”

        阿大抬眸看了姜姒一眼,神色淡淡毫无波澜,他轻声道:“应该可以。”

        姜姒立马拿了宣纸来。

        她心中有些忐忑,若是阿大画出的面具跟她见过的一样。

        那就说明……

        说明宁州跟卫青有关系!

        那么关系一下子就复杂起来了。

        江北的望族背后之人还没有解决,便又牵扯上了个梁州。

        阿大全神贯注在宣纸上画出一个鬼面具的大概。

        只是一眼,姜姒便认出来了,跟天月山庄的那个面具是一样的!

        姜姒脑中浮现一个大胆的想法,那是不是说天月山庄的主人便是卫青!

        夜半时分,周景宣回来了。

        他身上带着几分酒气,看起来是喝了不少。

        他先去沐浴过后才进来屋子,将身上的酒气全部散去。

        姜姒早就在等周景宣回来了,今日之事她要跟周景宣商量下。

        周景宣穿着白色的里衣,长发披在脑后,身上带着水汽。

        他将今日的事也说了一遍。

        今日郑旭带着周景宣接触到了江北望族的圈子,江北的望族他大概估算了一下,除了齐家其他几家都不足为惧。

        他也暗地里打探了下口风。

        就郑旭他们这一代对于齐家已经没有多少敬畏了。

        甚至有人说,齐家不过是靠祖辈蒙阴,如今的齐家哪里算的望族之首。

        齐家如今已经没落了。

        就这么看来,只要齐家没了,这些便不足为惧。

        可当姜姒说出宁州的地下城,和梁州的关系时,周景宣脸色瞬间便沉了下来。

        对于梁州的卫青别人不知道,他可是清楚卫青的来历。

        卫青当年不过是个混混,后面顶替了原本去梁州的州使。

        因为梁州的情况特殊又距离京城太远,便没有人去管。

        后来梁州虽说是黑白交替的地带,但是因为有卫青在也没有闹出什么大事。

        便就这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

        主要是处理了梁州,那梁州的那些人怎么处理,这是很大的问题。

        还不如就这样放着。

        当年的梁州州使原本名字叫陈远。

        在去梁州的途中死了,这才让卫青有了机会。

        对于卫青,当初周景宣也就这么大概了解下。

        卫青确实是个人才,若是换成其他人,这梁州根本不可能有现在这个样子。

        他也曾经见过卫青一面,只是那时候的卫青周景宣也不确定是不是他本来的样貌。

        梁州什么人都有,会易容也属实正常。

        那次见面,卫青跟他保证,说梁州内他会处理好一切。

        让所有人都和谐共处,不会影响到其他地方。

        那时候也确实如此,即便是再穷凶极恶之人,到了梁州也服卫青,他便歇了动卫青的念头。

        这些年来,梁州虽说鱼龙混杂,但是还算是安稳。

        可是若卫青真的跟宁州有关系,那可不能再放纵了。

        不是说一定要谋反才算是有野心。

        有些真正聪明的便是在这暗地里,安稳又妥当。

        两人谈完已经是深夜了。

        周景宣起身吹灭烛火,轻纱晃动。

        一夜好眠。

        而宁州昨夜却有两家生生一夜无眠。

        一家便是钱家。

        另外一家便是谢家。

        钱家是因为钱娇娇的事情,天月山庄的事情很快就传了出来。

        虽说没有到人尽皆知的地步,但是在宁州有权有势的家族里已经传遍了。

        甚至余粱放出的话,也很快送到了钱本仁这里。

        钱家本就是做脂粉首饰生意的,首饰这一块,除了需要谢家的矿石,还需要各种玉石原料。

        而余家便是其中货源最大,质量最好的。

        可是今日余家却放话说,以后再也不会跟钱家合作了。

        甚至之前谈妥的几个单子也把银钱给钱家退了回来。

        那时候钱本仁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一脸不解的朝着余家传话的人问道:“这是怎么了?”

        “不是说好了,银子都给了?”

        “余老板这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余老板言而无信,想提价格?”

        来人是余梁的人,听到钱本仁这话,不屑地看了他一眼,嗤笑道:“钱老爷您这话可说不得。”

        “我家老爷一向做生意以诚信为本,做不出这种半道加价的行为。”

        钱本仁一听,更加纳闷了,既然不是这样,那又是为何?

        他皱眉道:“那是为何这般?”

        来人嗤笑一声,神情带着几分鄙夷:“钱老爷与其问我,还不如回去问问您的女儿做了什么好事!”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