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心动来迟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新年氛围

第五十八章 新年氛围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大年二十九,温听晚依旧和往常一样。

        早上七点准时起床,她洗漱完之后拉了两个小时的琴。

        临近过年,到处都是浓厚的新年氛围。

        刘香茹在家里每个房间的房门口都挂了灯笼,预备着贴福字。

        季越斌这两样也闲下来。

        用刘香茹的话来说,人就是因为太闲了才会容易找事。

        这不,他们俩这些天时常拌嘴,温听晚插不进去话。

        只能在一旁听着。

        听着听着也对了几分感慨。

        她觉得,他们这样就很有家的感觉,到处都是温暖的、饱含感情的,不会冷冰冰,也不会相见陌路。

        偶尔吵闹的时候也不会说戳心窝子的话。

        拌拌嘴,然后再互相哄哄对方,也不伤感情。

        “小晚,你说这件事谁对谁错…”

        季越斌和刘香茹在研究新年菜式,刘香茹觉得应该加那道红烧鱼,季越斌却觉得他们三个都不大爱吃鱼。

        那道菜直接省了岂不是更方便。

        刘香茹觉得他就是犯懒,不想做,过年怎么能不做鱼,吃鱼吃鱼,年年有余。

        “啊…”这谁对谁错的判定砖突然被扔到温听晚这边。

        她哭笑不得,“……”

        “而且,这菜要双数,你取了这道,就成单数了,不吉利。”刘香茹依旧十分不满。

        温听晚左右阻拦不及,“那个……”

        “叔叔婶婶,我们什么时候贴对联来着?”温听晚朝季越斌挤了挤眼。

        季越斌立刻心领神会,“是啊,老婆,什么时间贴好?”

        “今天下午或者三十早上都成。”

        ”诶,对联放哪了来着,我去找找。”

        温听晚和季越斌对视一眼,二人默契配合。

        刘香茹将注意力放在另一件事上,不多时,就忘了这件事。

        温听晚觉得新奇,没想到宁溪这边过年有这么多的习俗。

        温听晚没经历过这些,总是看什么都觉得新奇。

        在她印象里的新年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过。

        温诗阮回老宅不会带她。

        她的生日在除夕。

        每年那个时间都是江初珩尝试着偷偷找她。

        她一个人在别墅里也没什么事可做。

        她不看春晚,也没什么想过年的心情。

        无非就是打开别墅里所有的灯,然后坐在沙发上发呆亦或是拉拉琴打发打发时间。

        大街上到处都热闹,挂着火红的灯笼,城西还有一处彩灯展。

        这两天正在搭建呢,据说是要举办一个上元灯会,就在元宵节那天晚上。

        温听晚十分期待。

        【晚风:司璟,那个上元灯会好玩吗?】

        那边消息回复很快。

        【s:人多,很热闹,都是猜灯谜之类的玩玩游戏。】

        司璟往年不去,他都是呆在家里打打游戏或者和赵哲他们出去溜溜。

        【s:今年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

        s:明天我来接你,我们一起去过生日。

        s:顺便带上黏黏,这几天不见你,它想见你想疯了,嗯…我也有点。】

        司璟偏头寻找猫爬架上的黏黏。

        黏黏连一个眼神都不想分给它,专注地扒拉着温听晚上次给它买的小鱼玩具。

        得,自家这个便宜小子,愈发嫌弃他了,司璟无奈地笑。

        【晚风:好啊。

        晚风:那你记得给黏黏穿好衣服,嗯…你也是,多穿点。】

        温听晚勾了勾唇角。

        拉开抽屉,找到上次印的试卷。

        才准备开动,接到了封悦的视频通话。

        “hello宝贝。”封悦在对面晃手打招呼。

        “悦悦。”温听晚也使劲摇摇手。

        她除夕的生日,封悦和靳皓原本打算去瑞典旅游的计划也推迟了几天。

        温听晚觉得没必要,还为此劝了封悦。

        但她坚持要先给温听晚过完生日再去旅游。

        美名其曰:陪靳皓那个狗东西怎么能和陪姐妹相提并论。

        温听晚忍不住笑,她最近和靳皓怕是又闹矛盾了。

        靳皓拜托司璟让司璟找她,嗯,也不说哄哄封悦,就是在封悦面前替他美言几句。

        “怎么啦,又和靳皓闹矛盾啦?”温听晚了然问道。

        果不其然,封悦一顿吐槽,大吐苦水。

        边说边骂,无非就是说几句,靳皓这个狗东西。

        靳皓脾气真烂。

        靳皓可真烦,讨厌死了。

        ………

        温听晚哭笑不得。

        “你说,我们怕不是已经七年之痒了?”封悦突发奇问道。

        “怎么会?”温听晚反驳道。

        “我感觉那个狗东西对我越来没耐心了。”付萌托腮想道。

        “有吗?我感觉靳皓还是很耐心啊。"温听晚认真回答。

        确实很有耐心啊。

        平时看着冷冷清清的靳皓,唯独在封悦的事情上格外上心。

        “这次又是因为什么闹矛盾啊?”

        “他不让我吃冰淇淋!”封悦气愤地说道。

        “他就是不答应,我都许诺好多好处给他了,他不答应就算了还凶我,实在是太过分了!………”封悦絮絮叨叨地说着。

        开始了她的复盘工作。

        温听晚大致听了个明白。

        “他为什么不让你吃冰激凌呢?”温听晚笑着问。

        封悦语塞,结巴几下。

        十分不自然地说道:“我生理期…快到了。”

        “……”

        “但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个啦,是他没耐心而且凶我!!!”封悦立即补充道。

        在问题所有可想象到的100种角度里,封悦总能想到第101种。

        温听晚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向着谁了。

        真是一场酣畅淋漓的分析。

        ……………

        ……………

        “所以说啊,这样看来,是不是他还是很关心你、很爱护你的。”温听晚温声说道。

        封悦怀里抱着个毛绒玩具,头抵在毛绒熊的耳朵上。

        嘟囔了好一会,才支支吾吾地说道:“哎呀,好烦,他连你都收买了。”

        耳尖发红,温听晚看破不说破。

        “好啦,晚晚,先不和你说啦,那个狗东西给我来电话了,让我听听他是怎么狡辩的。”封悦压抑着即将上扬的嘴角。

        尽量让自己保持冷漠生气。

        温听晚笑着说好。

        挂掉了和封悦的视频聊天。

        ……………

        【晚风:我觉得悦悦已经不生气了。】

        她给司璟发去消息,心中默默想道:她这样应该也不算站在封悦对立面吧。

        【s:以后再有这种事不理他们,累着我宝贝了。】

        温听晚脸上爬上几抹淡红,不自觉勾了勾唇角。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