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文书库 - 都市言情 - 心动来迟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就叫黏黏吧

第五十六章 就叫黏黏吧

书迷正在阅读:飞剑问道元尊篮坛教皇大宋将门
        温听晚温柔地抚摸小猫脑袋。

        是新生的一年。

        “我带它回家,说不定能被你更在意点。”司璟故作委屈道。

        温听晚瞪他一眼,司璟又开始做戏了。

        “它妈妈还会回来吗?”温听晚看着小奶猫可怜兮兮的模样,突然没头没脑问了这么一句。

        “……”司璟还在思考这个问题。

        温听晚突然开口了,“应该不会了吧,它妈妈不要它了吧,不然怎么忍心把它丢在这么冷的地方…”

        温听晚视线落在小猫身上,一动不动。

        看着格外脆弱,她周遭所有的勇气仿佛都消散了。

        司璟突然心抽疼,他上前,将她虚虚环在怀里。

        他将脑袋搁在女孩肩膀上,声音低沉,却带着不容忽视的珍重。

        像是一种承诺。

        “以前有没有家都没关系,我们给它一个新家。”也是你的新家。

        我会成长成大人模样,给你依靠,跨过这段岁月,我会给你一个家。

        属于我们的家。

        温听晚眼眶瞬间润湿,靠在他的怀里久久没有说话。

        她怕自己一开口,就是哽咽的语调。

        也怕这只是自己的黄粱一梦,待到梦醒时,只剩眼底荒凉一片。

        可是她感觉过去很久很久,周遭景物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少年强有力的心跳声清晰可闻,掌心是娇弱的奶猫,身上传来温暖的触感。

        鼻尖全是男孩气息。

        凛冬好像真的散去,从此星河会长明,温听晚的世界不会再灰暗。

        “好。”许久之后,她听见自己哽咽的声音。

        谁都不知道这一天于它而言意味着什么。

        司璟环着她,给予她无限的勇气与力量。

        对抗世界的力量。

        创造一切的勇气。

        ——————————————————————————————————

        “司璟,你说它叫什么好呢?”

        “阿晚给它起个名字吧。”

        “嗯…它又蹭我掌心了”

        “它很喜欢你,爱黏着你。”

        “这样,要不叫它黏黏好了。”

        “嗯。”

        “你喜欢这个名字吗,黏黏?”

        “喵…”

        “司璟,黏黏是不是在回应我说喜欢啊。”

        “对啊。”

        …………………………

        夜晚格外漫长,寒夜也格外磨人,但小猫总会遇见心软的神。

        比死神先降临的,会是它的爸爸妈妈。

        —————————————————————————————

        过了元旦,时间仿佛被安上翅膀一般。

        很快就要到期末了。

        温听晚最近格外忙。

        她刷题的时候抬头都嫌浪费时间。

        好几次司璟想找她,都被温听晚选择性忽略了。

        这不,这是今天温听晚第三次忽视司璟。

        我们‘娇弱’的司璟坐在座位上,幽怨地盯着前面坐着的女孩。

        赵哲调侃道,“哟,你也有今天?”

        司璟幽幽转头,看他一眼。

        眼神直白,面色不善。

        “少说点的吧,可显着你了。”司璟小迷弟周以航上线。

        他立刻化身护璟狂魔,开始怼赵哲。

        ………………………………

        温听晚做完这道压轴题突然回过神来,“司璟,你刚才说怎么了?”

        刚才司璟好像叫了她。

        但她那会正在做一道物理电磁学压轴题,正在关键时刻。

        她隐隐约约听见他说了什么。

        但她思绪还在题上,好像也没有给司璟回应。

        现在订正完答案,突然想起来这事了。

        司璟没有出声。

        温听晚心里咯噔一声。

        感觉大事不妙。

        她在座位上转身,果不其然,司璟满脸幽怨。

        看着他那可怜兮兮的模样,温听晚突然觉得头疼。

        她有点想扶额了。

        司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说不得一句。

        她一不理他,司璟就和黏黏可怜兮兮地注视着她。

        顺便化身盯盯狂魔,就只看着她。

        狭长幽深的眼眸里满是委屈与可怜神色。

        每次温听晚都缴械投降,一整套顺毛操作下来,司璟才能恢复原样。

        她怀疑,司璟一定私下向黏黏取经了。

        黏黏已经快两个月了。

        它乖巧又黏人,在司璟家也格外讨人喜欢。

        到周末的时候,温听晚就会去看它。

        它就翘着尾巴绕着她的裤腿转悠,蹭蹭再抵抵脑袋。

        温听晚在它面前蹲下,黏黏就立刻蹭上来舔舔她的掌心,在她脚下打滚。

        但面对司璟,黏黏就属于亲昵不足,陌生有余。

        司璟把这一切归咎于同性相斥。

        黏黏是个小男孩,格外黏着温听晚。

        和对待司璟一对比,黏黏就显得有点双标了。

        但司璟发现,女孩格外吃黏黏那一套。

        撒娇亲昵的样子,让温听晚喜欢得不行。

        “怎么了啊?”温听晚无奈地问道。

        “你刚刚又不理我,今天已经第三次了。”司璟声音更低了,听上去格外委屈。

        温听晚伸手覆上司璟短黑发上,柔软浓密的触感。

        她像哄黏黏一样柔声安慰他几句,司璟就格外受用。

        看着司璟从别别扭扭的模样到温顺大狗狗模样,赵哲轻嗤。

        “啧啧啧,看看,你看看他还是司璟吗?”赵哲环胸调侃。

        周以航立刻接话,“怎么不是,我璟哥一直都这么霸气。”

        “………”你怕是对司璟有什么滤镜吧。

        “况且我嫂子都没说什么,你叽叽歪歪个什么?”周以航淡淡说道。

        “卧槽,我温姐什么时候成你嫂子了,别臆想好不好?”赵哲火大。

        又拿这事人身攻击,这些人有意思吗?

        “显而易见。”

        “…………”艹是一种植物。

        赵哲无奈翻白眼,视线瞥及温听晚旁边座位上纤弱身影。

        突然觉得头疼脑热。

        真踏马烦!

        …………………………………

        “周末去看黏黏吗?”司璟期待问道。

        温听晚最近变忙了许多,这周末有不少安排。

        “啊…”

        司璟低声说道:“黏黏都想你了,我也是。”

        “去。”

        温听晚无语,又是嘴比脑子反应快的一天。

        “好。”司璟勾了勾唇角。

        自家那个傻儿子的价值可要利用到位。

        “那我周六去接你。”

        “带着黏黏。”司璟补充道。

        温听晚思索下,“外面很冷,不来了吧。”

        司璟欲开口,,温听晚补充道:“我怕冻着黏黏。”

        “………”

        心塞塞。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